<span draggable='9v7d1h'></span>
      1. <ol dir='v4ysbk'></ol>

          1. <optgroup draggable='dsok3mwa'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點點客

                  科技造就移動電商先鋒

                  股票代碼:430177
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幹貨邦 > 科技動态 > 社交巨頭的攻防戰,哪有什麽固若金湯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QQ空間

                  36氪 ·  2017-11-29 23:50   33
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馬化騰說:“一個企業看似好像牢不可破,其實都有大的危機,稍微把握不住這個趨勢的話,其實就非常危險的,之前積累的東西就可能灰飛煙滅了,一旦過了那個坎兒就勢不可擋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1、

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的1月,微信在馬化騰和張小龍的忐忑中悄然上線,當時的第一批用戶是針對iPhone用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多年以後,騰訊依然保持了在測試時,先尋找iPhone用戶的習慣,比如小程序,比如“看一看”。不知道是認爲iPhone用戶比較“高端”,還是因爲iPhone用戶能給騰訊帶來好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微信之前,騰訊的社交産品主要是QQ,并且在國内保持了很久的領先地位,沒有一款産品能夠撼動,包括後來曾經昙花一現的開心網。在2011年之前,QQ這款産品已經打磨了十多年,無論是技術上,用戶上還是功能上,都是國内最爲領先的産品,在社交領域,QQ的地位可謂是固若金湯。

                  騰訊沒有想到的是,撼動自己的是曾經被自己放棄的微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07年,騰訊就上線了微博類的産品“QQ滔滔”,不過,到2009年,由于效果不佳,加上國内同類産品泛濫且效果同樣不佳,騰訊就放棄了自己的微博産品“滔滔”,沒想到的是,放棄後的一個月,新浪微博上線并強勢崛起,短短兩年内,就直接威脅到了騰訊社交老大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出身的曹國偉,敏銳的抓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的時機,幾乎将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以移動端爲代表的微博上面,這在當時新浪博客如日中天的時刻,是非常難以想象的,曹會計這種預判能力與執行力,在微博沉淪後再度崛起時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在微博成立之初,就抓住了“快新聞”和“明星大V”兩個主線,讓新浪微博在非常短的時間内就就聲名鵲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截止2010年1月,全球微博的用戶爲7500萬,國内大約6300萬左右,幾乎全部都是新浪微博的用戶。最快反應的網易微博,成立于2010年1月,搜狐微博成立于2010年4月,騰訊微博成立于2010年4月,都已經失去了先發優勢。哪怕他們财力雄厚,潛在用戶驚人,也敵不過曹會計的快速反應部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牢牢抓住傳播和大V的主線,不斷攻城略地,到2013年上半年,新浪微博的用戶數量達到了5.36億,已經嚴重威脅到了騰訊的社交霸主地位。同樣在2013年年末,騰訊微博内部調整,基本上宣告失敗,雖然騰訊微博後續還支撐了很久,但地位的下降已經不可阻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1月,在騰訊微博悄然失敗之後,馬化騰在中國企業家俱樂部訪問TCL的“道農沙龍”上直言:“如果沒有微信,我們現在根本就擋不住”,馬化騰說:“一個企業看似好像牢不可破,其實都有大的危機,稍微把握不住這個趨勢的話,其實就非常危險的,之前積累的東西就可能灰飛煙滅了,一旦過了那個坎兒就勢不可擋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這句話的時候,微信已經在2011年橫空出世,并且出現了極爲快速的增長。在2013年11月,微信的注冊用戶超過了6個億,順利超過了微博,這讓馬化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微博的“快媒體”以及“大V”粉絲的思路,微信的思路是“強鏈接”,從親朋好友開始,拓展到各種各樣的人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思路的好處在于,一旦親朋好友都開始使用,就很難不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騰訊微信是内部三個團隊開發後勝出的産品,而這三個團隊都和QQ有着密切的關系,所以,都是懂社交的。最關鍵的是,張小龍在産品設計時,極爲注意其極簡化,克制更多的功能,最終使得微信成爲一款全民應用,上至80歲的老年人,下至8歲的小孩,微信一玩就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微信是國内唯一一個用戶量達到10億級别附近的應用,看上去,在社交領域,微信是沒有對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的強勢崛起,讓微博非常的難過,在很長一段時間内,連微博内部的員工都認爲,微博要完了。微信是2011年1月份上線的,朋友圈2012年4月份,公衆号是2012年8月份,這個節奏,一方面把微博給“帶歪”了,另外一方面,也給了微博非常大的壓力。到2014年微博上市時,媒體的用詞是:“你還在玩微博?——微博“流血”上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沒有被其他微博打敗,它在微博這個領域構築了足夠的護城河,連騰訊這樣的流量巨人也被擊敗。但是,微博卻被不是微博的微信給擊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馬化騰說:“所以就發現讓新浪微博絕望的不是微博,是微信,特别是加了朋友圈之後産生的。這個東西也給我們啓發,好像是應該打敗一個東西,就好像打敗微信的肯定不會是微信,肯定是另外更好玩的應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曹會計和王高飛并不是普通人,在痛定思痛之後,決定回歸微博的本質,那就是“社交媒體”,與此同時,阿裏巴巴在新浪微博最困難的時刻果斷入資,讓微博沒有了資本的後顧之憂。這些年,通過最快的新聞媒體傳播、網紅、股評、草根中小V以及下沉到3,4線城市,短視頻等,新浪微博再度崛起,2017年Q3,新浪微博财報顯示其月活躍用戶3.76億,營收21.26億元,同比大增8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梳理國内這些年最主流的社交應用,你會發現其邏輯是:微信(強關系到弱關系)、微博(快媒體與粉絲經濟)、陌陌(荷爾蒙經濟)、快手(草根的自我展現)、脈脈(陌生人職場社交)。而現在的趨勢,則是更加的簡潔和去中心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Facebook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公司,因爲它不僅會“抄襲”,他還善于讓自己的産品組成一個“矩陣”,總有一款适合你。比如facebook,Instagram,Facebook Lite,Facebook Messenger,WhatsApp等等,主打不同的用戶需求,而這些應用,在很多國家都排在前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facebook lite,WhatsApp這樣的簡潔化産品在一些地區出現了非常快速的下載,比如說,根據CMMIA的最新數據顯示,截止11月21日,印尼下載量最大的APP是Facebook Lite,第二名是WhatsApp,而印度排名第一的APP是WhatsApp,Facebook Lite名列第四。雖然不是所有國家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,但輕量化的應用在全球有擡頭的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以算法推薦爲主的今日頭條,其打造的“微頭條”則面向了更多的普通人,哪怕你原來不是大小V,沒有什麽粉絲基礎,隻要你的内容喜歡看的人多,你也可能會在短期内累積大量的粉絲。這種機制,顯然比微博以大小V的“權威”來圈粉更加的科學,一方面,名人依然具有粉絲效應,推薦的内容依然有很多人會看,另外一方面,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人通過這種推薦,也有可能脫穎而出。這代表了一種“去中心化”的社交媒體正在悄然形成。而這,與90後,00後們的個性化,反權威化的趨勢是相吻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,今日頭條的内容+社交+算法推薦的體系,已經開始威脅到微博的增長空間,如果你使用過兩者,會發現其中的差别。當然,曹會計和王高飛應該已經開始了戰略調整,不過,光靠現在推出的“明日頭條”是遠遠不夠的,這并非産品邏輯上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日頭條在内容社交領域投入很大,除了微頭條,還有主打音頻的抖音和新并購的Musical.ly,主打視頻的西瓜視頻和火山小視頻,而這些産品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出現了非常快速的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直接入侵了微博的内容社交領域,頭條号的信息流則威脅到了所有的内容平台,包括曾經爆發式增長的微信訂閱号,以及曾經如日中天的快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内容天然需要開放,雖然訂閱号可以通過朋友圈傳播内容,畢竟不如新聞媒體一樣,可以直接看到你喜歡看的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11月,張一鳴宣布了“千人百萬粉”計劃,而騰訊則在稍早前宣布了内容領域的三個百億計劃。封閉的訂閱号,将會與騰訊的内容體系融爲一體,變得開放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幾乎所有的大型内容平台,都進入了機器算法推薦的時代,新浪,網易,搜狐,一點等等,全部進入了機器推薦的時代,這都是增加用戶粘性的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令人驚訝的是,百度在陸奇主政之後,信息流的生意越來越好,搜索+資訊信息流的生意獨樹一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甚至連淘寶都開始做起了信息流的生意,在APP中大量增加了微淘,直播等内容,用戶停留時間大幅提升。(參看小商幫科技(公衆号:xiaoshangbang)的曆史文章《爲什麽阿裏巴巴的市值是京東的7倍多?》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内容領域的時間被競争對手大量拿走,微信的人均停留時間将會大幅縮減,而依附其上的大量自媒體也會被分流,這會極大的降低微信的粘性,對于微信而言,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刻,因爲騰訊的大部分應用,包括其投資的生态圈,都需要通過微信來引流,粘性越強,引流效果就會越好,一旦粘性大幅下滑,影響可能不是線性的,而是指數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内容社交領域将會出現非常激烈的戰争,極有可能會發生大的并購或者大的巨頭迅速下滑,但對于廣大自媒體群衆而言,可能并不是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真正的下一代社交終結者,可能并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,小商幫科技(公衆号:xiaoshangbang)始終認爲,下一代社交産品将會在以類似Hololens或Google Glass這樣的産品正式推出後出現,影像化+虛拟智能助手+去中心化,将會是其核心關鍵詞,而智能音箱的紮堆出現,實際上是在爲未來的虛拟智能助理做技術和周邊生态的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很難說,新一代的産品出現後,會不會有巨頭快速隕落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2、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來往和“支付鸨”的阿裏,最終以“釘釘”打開了企業社交應用的大門。截止2017年9月30日,釘釘的企業組織數量超過了500萬家,成爲全球最大的企業服務平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按照釘釘的定位,更加準确的說法是“溝通和協同的多端平台”。釘釘的誕生,将工作交流與日常聊天以及閱讀朋友圈等進行了隔離,深受企業主的喜歡。而關鍵的問題在于,釘釘是與幾百家企業“共創”的——深入到企業,與企業員工充分交流,共同開發相應的功能。這樣的共創,讓釘釘的功能非常的接地氣,當然,由于是辦公場景的産品,不少沒有參與共創的企業中,底層員工其實是有抗拒心理的,這與微信的輕松使用氛圍并不相同,這也決定了這類産品的工具屬性會更強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不管怎麽樣,釘釘短短2年多的時間内能夠做到500萬的企業級用戶,還是非常讓人震撼的,這已經遠遠抛開了微信和QQ的企業級産品用戶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釘釘是從來往的屍骨中誕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阿裏巴巴曾經高調宣布,要用來往對抗微信,而事實上,來往上線後的頭幾個月,用戶數量迅速達到了幾百萬,不過,由于高仿微信,沒有特色,用戶留存度大幅下降,最終導緻了産品數據的日益慘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來往實際上的失敗,讓主管“無招”承受了巨大的壓力,也讓公司内部對于來往的團隊不再抱有希望。甚至在無招提出做企業通訊工具工作圈的時候,遭到了管理層十幾個人的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的争吵後,2014年5月26日,無招帶着幾個工程師搬進了阿裏的聖地、馬雲的私宅:湖畔花園。“有8個多月時間,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我們在幹嘛,我們就躲在湖畔花園裏面慢慢搞,很煎熬。”不過讓無招欣慰的是,2015年1月釘釘正式上線,團隊最終活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釘釘的出現,再次分割了微信的流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微信作爲霸主的時代,各種場景混沌不堪,親友之間的交流,工作交流,與各行各業臨時交往的人的交流,閱讀内容等等,微信已經不再簡潔。除此之外,微信還有支付,叫外賣,打車等等工具功能,甚至現在又多了小程序,看一看,搜一搜等等,這讓原本定位于社交的微信臃腫不堪,産品定位也更加的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說,原來限于親友之間的微信,現在添加了太多無關的人,甚至讓你的分享也變得乏味。而微信公衆号越定越多,但又不像新聞平台那樣直接可以看到各條内容,也使得打開率迅速在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博主打開放和快速反應,與微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短期内微信是不能替代微博的;今日頭條們主打算法推薦的信息流,展現方式上比訂閱号更加出色;而釘釘主打企業級應用,将用戶在微信上的辦公環境進行了切割,并且做得更加專業。這些,對于微信的核心功能雖然不是緻命的,但都切割了微信的流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以預見的是,會有越來越多的應用将會切割微信除了親友交流之外的流量,競争将會越來越激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WhatsApp,Facebook Lite的表現來看,回歸社交本質的輕應用越來越受到大衆的歡迎,而騰訊的産品矩陣顯然還沒有形成,未來其實依然存在很大的變數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3、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微信小程序發布後的130天,一款出自于朋友印象的匿名社交小程序刷爆了朋友圈,短期内形成了千萬級的使用量。這讓微信非常的震驚,之後迅速封殺了該小程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,這家公司接連做出了幾款爆款,最終都被封鎖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上去沉寂的社交産品,依然存在着突然爆發的可能,而這,是騰訊非常害怕看到的。社交産品的病毒式傳播,騰訊自己深有體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阿裏們也從未放棄社交的努力,閑魚的魚塘,支付寶的螞蟻森林,都在進行着社交的嘗試,并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野心勃勃的今日頭條,定位草根的快手,準備進入中國的facebook,以及潛藏于民間的“朋友印象”們,都死死的盯着騰訊,以更加垂直的方式,切割微信和QQ們的流量,在細分方向上做專做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巨大的利益面前,哪有什麽固若金湯,哪怕防守做到了釣魚城這樣,光靠守着,依然擺脫不了滅亡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的社交通訊領域,注定會掀起波瀾壯闊的攻防大戰,誰會興起,誰會衰微,誰将橫空出世,讓我們拭目以待! 



  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知識要點

                  馬化騰說:“一個企業看似好像牢不可破,其實都有大的危機,稍微把握不住這個趨勢的話,其實就非常危險的,之前積累的東西就可能灰飛煙滅了,一旦過了那個坎兒就勢不可擋了”。